您的当前位置:澳门百家乐玩法 > 篮球大赛闭幕式 >

【今日20190815】推荐婚途有坑:妈咪快离婚阅读

时间:2019-08-17

  宁瑜心思被戳破,面色有些难看:“呵!我有什么好怕你的?宁婉,我实话告诉你,不管是四年前还是四年后,你都斗不过我的。你乖乖听话离开华国也就罢了,否则的话,我会让你比四年前更难堪!”

  宁瑜被宁婉洞察的目光看着,后背不由得有些发毛。难道宁婉这个蠢货已经知道了这一切都是她设计的了?

  此时天已经微微亮了,她打车回到宁家别墅,却没想到一家人竟然都等在了客厅。

  宁修禹这才知道自己搞错了,连忙跟傅霆道歉,“对不起啊帅哥哥,我还以为你是来接我的呢,接我的人已经到了,我先走了,拜拜~~”

  在母亲没有去世之前,宁天昊其实是一个很好的爸爸。他和妈妈一样都很宠爱宁婉,两父女的关系很好很亲密。

  宁瑜面上一喜,转头看着宁婉的眼神中满是幸灾乐祸:“宁婉,傅氏的总裁发话了,你被赶出去了。”

  她整个人慌乱无比的从床上起来,摸索着穿好衣服,一刻都不想再多待地匆匆离开了房间。

  “宁婉,你少给我装蒜了,你不是早就出国去了?怎么?国外待不下去了?”宁瑜眼中满是鄙夷,“我告诉你,别想着再回家,爸爸早就已经当没有你这么一个丢人现眼的女儿了!”

  宁婉整个人高度紧张,眼看着床边的人抬脚似乎想去开门,她用尽力气从床底爬了出来,抱住了那人的腿:“不要……去……”

  回国前青青宝贝说要帮着妈咪找第二春,宁修禹倒觉得,那个帅哥哥就挺配自家妈咪的。

  宁修禹看着自家妈咪笑得很甜的脸,眨巴了下大眼睛,有些纠结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宁婉。

  “好,我滚。”宁婉离开前深深地看了一眼宁天昊,拖着精疲力尽的身子离开了这个已经没有她的容身之地的家。

  在一个三岁就能捧着一本时间简史研读的天才儿童面前,她刚刚的操作简直就是在秀智商下限。

  这边傅霆话音刚落,方云又插进来,“你们年轻人不要老是想着工作,有时间要好好休息放松一下才行,是吧小瑜?”

  宁婉用尽全身的力气,用力地咬了一口自己的舌头,疼痛让她的头脑变得无比清醒。

  她一把拿过宁修禹背在身后的帆布书包挡在自己的屁.股后面,把手机递给宁修禹嘱咐他在原地等司机,推着行李箱就去找厕所了。

  “当然了,”宁瑜娇滴滴笑着,挽住傅霆的胳膊,柔声恳求着,“霆,无论如何你都要腾出时间来陪我,好不好嘛?”

  宁天昊见宁婉非但不认错,还狡辩推脱,一时怒火攻心,“你还想去休息?我宁家没有你这样的逆子,现在就给我滚出去!”

  逐渐的,原本属于她的宠爱全都转移到了宁瑜的身上,甚至四年前她从家里离开,爸爸都没有联系寻找过她……

  被叫住的女孩一拍头,赶紧停下了步子,回头补救道:“我的记性哪有这么差?我就是把自己丢了,也不会丢了我的宝贝修啊。”

  “宁婉!你怎么会在这里?你跟踪我?”宁瑜眼中装满了惊讶,原本娇柔的声音竟然有些破音。

  宁婉有些不死心抬头看了一眼傅霆,却正好对上了一双深邃幽暗的眸子,那眼眸中犹如暗藏着无数旋涡的大海一般,几乎能将人活活吞入。

  傅霆刚张口,宁瑜立即紧张的打断他,“今天白天我去给霆送早饭,霆虽然吃过早饭,还是把我做的早饭都吃掉了,想想我都觉得好开心呢。”

  宁婉仔细打量着方云,从她嫁进门,她就知道了方云的嘴脸,她会替自己高兴?那岂不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两人如话唠一般,在餐桌上喋喋不休和傅霆说话,傅霆淡淡回应着,看不出喜怒。

  “呵,我有什么好舍不得的,在一起这么久,除了牵手别的都不让我碰一下。真当自己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了?说实话,要不是她还是个处,李总还不一定能看上她这样的。”

  方云如梦初醒,双眸很快有了焦距,“宁婉回来了,瞧我高兴的,竟然失了神。”

  宁瑜被拒绝,有些难堪,想到宁婉还站在一边,不愿意让对方看笑话,便娇滴滴地撒娇道:“可是我还没有吃呢,你陪我一起吃好不好?”

  “霆,今晚来我家吃饭吗?爸爸说好久没见你了。”她侧头看傅霆,声音娇滴滴地。

  看着眼前好像一下子就长成了一个大小孩的儿子,宁婉的眼中满是来自母亲的温柔慈爱。

  “老爷,夫人,小姐,傅总来了。”一个女佣从门口进来,对正在餐厅就餐的众人说。

  “45号,总统套房急需要替换专用床单用具,十分钟后傅总会入住,你立马进去准备!”

  宁瑜发现宁婉盯着傅霆看,心里缩了缩,紧紧咬住了下唇。傅霆是她的,谁都不能抢走。

  “怎么?不服气?不服气你去找傅氏的总裁开除我啊。”宁婉心情大好,不由得多说了两句。

  宁修禹满脸嫌弃:“快点放我下去啦,知道自己特殊情况就别乱使劲了,快上车去坐好休息啦!”

  容颜清丽绝美的女孩蹲下身子,和五官精致犹如漫画娃娃一般的男童对视。这个画面美好的让周围人来人往的人们不由得放慢了脚步,甚至有随身带着单反的人下意识拍下了这一幕。

  他不是个喜欢小孩的人,但是此刻却觉得面前的宁修禹有些可爱,让他不由自主想要亲近。

  宁婉看着这个四年来从来没有出现在自己手机屏幕上的号码,鼻子突然有些酸:“喂,爸?”

  方云立即接话,“霆,你真是太宠爱小瑜了,以后可不能这样啊,都把她给惯坏了。”

  听闻父亲如此说,宁婉正要回应,方云热切看着傅霆,“傅霆啊,下次你来提前说一声,我好让人提前给你做几样爱吃的饭菜,你看今天也没准备,你就随便吃点吧。”

  果然能跟宁瑜配成一对的人也不是什么好货色,真是白瞎了那张跟宝贝修那么像的脸!

  “不用。”傅霆声音低沉性感,简短的两个字,带着与生俱来的霸气和不容拒绝的气势。

  洗手台前,宁瑜一边涂着口红,一边跟耳机那边的方云说着话,“妈,我都说了多少遍了,不管四年前发生了什么,既然傅霆已经认定了那个人是我,那就只有我才是未来的傅夫人,你就别操那么多心了……”

  只见一名三、四岁左右的小男孩,身穿牛仔背带裤,身后背着一个蓝色帆布包,小小的人儿五官精致可爱,犹如从漫画里走出来的一般。

  宁婉反而觉得奇怪,以前这种时刻,方云和宁瑜少不了针对自己,今天为何会有所不同?是因为自己刚刚回来,还是因为傅霆的到来?

  神色冷硬,眸光深沉的傅霆点点头,将视线落在宁婉身上,思及白日里那双倔强的眸子,不自觉的多看了几眼。

  宁瑜脸上的神情太过刺眼,让宁婉心里很不舒服,鬼使神差地,她也跟着进了电梯。

  连面试都没来得及的宁婉,最后只能苦着一张脸回了学校找到了辅导员,问她能不能换一个实习公司。

  果然,宁天昊被宁瑜这么一说,明显更加生气了,“你还有脸生气?我们宁家的脸面都被你给丢光了!”

  “我……我也不知道啊。”宁瑜紧紧握着方云的手,“怎么办?妈,现在怎么办?”

  刚挂了电话,站在一边的宁修禹突然蹿的一下站到了她的身后,糯软的童音里带了一丝惊恐:“妈咪,你是不是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爸妈,你们在和谁说话呢?”宁瑜和傅霆吃过早饭后回家补觉,听到说话声下楼。

  她羞愤难当,想要挣脱开男人的手,可下巴处和男人手指相触的地方传来的清凉感却舒服的让她有些舍不得,甚至下意识地用脸蹭了蹭对方。

  因为男人的靠近,一股浓烈的男人气息迎面笼罩而来,带着清冽的古龙水香味,让宁婉一时间有些迷蒙。

  宁瑜见宁婉竟然出现在傅霆的公司楼下,眼中有些慌乱,出口的声音带着尖利,“宁婉!你来这里干什么!”

  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跟宁天昊之间的关系越来越远,爸爸再也不会慈爱地对她笑,也从来不关心她的学习和生活。

  想到这里,宁瑜心中十分得意,继续火上浇油:“姐姐,你干嘛这样看着我们?你别生气,爸爸妈妈也是为了你好,你这样不明不白地在外面玩,被卢展知道了肯定要跟你分手的啊,到时候外面说不定要怎么传你呢。”

  完成这一切,她脱力地躺在黑暗中,一直等到服务员收拾好一切离开房间,才终于敢大口呼吸。

  进来的人没有开灯,宁婉瞪大了眼睛也看不清进来的是什么人,只能隐约看到一双深色的定制手工皮鞋。

  “你觉得,我长得像司机吗?”傅霆的声音很冷,再加上周身独属于上位者的强大气势,让一般人几乎都不敢靠近。

  耳边突然传来卢展熟悉的声音:“我已经安排好了,是顶层的副总统套房对吧?我马上派人把她送过去。”

  听到有机会保研继续进修,宁婉又是高兴又是感激,谢过老师之后,就拿着学校的介绍表去了傅氏集团。

  “霆,这段时间你一直在加班肯定很忙吧?多吃点。”宁瑜帮傅霆夹菜,继续说着,“霆,这周末有空吗?我们一起出去玩吧?”

  在更慌乱的女儿面前,方云硬着头皮开导女儿,“没事,她……她应该不会乱来的,一会我们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一直沉默寡言的宁天昊似乎发现了端倪,忍不住看了方云和宁瑜一眼,“傅霆,你刚刚想说什么?”

  宁天昊的话把宁婉拉回现实,她淡淡一笑,“饭菜很好吃,只是我不知道,傅总竟然是小瑜的男朋友。”

  男人的声音犹如带着魔力一般,将宁婉最后一丝清明掳走,而后霸道无比地倾身压了下去。

  从进门到现在,宁婉见了好几双惊诧的目光。几个常年在宁家帮忙的女佣忍不住嚼舌根。

  宁瑜十分高兴,连忙跟了上去。进了电梯,她很是得意地瞥了宁婉一眼,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

  脸上的笑生生僵住,宁婉翻了个白眼站起了身,觉得自己真是糊涂了才对着自家倒霉儿子上演什么母子情深。

  宁婉皱了皱眉,冷声道:“你这话说得真是好笑,难不成华国国际机场是你家开的?谁来这里都是跟踪你?”

  宁修禹粉嫩的小嘴微微张开,一双大眼睛里装满了惊艳,这个小哥哥未必也太帅了一点吧?

  接触到女儿的目光,方云轻轻点了点头,拿起筷子给宁天昊夹菜,“天昊,你尝尝这个,味道很不错的。”

  “叮咚”一声,电梯停在了人事部那一层,宁婉匆忙低下了头,逃也似的出了电梯。

  “谁?”一个低沉醇厚的男人声音从头顶传来,声音十分悦耳磁性,却又带着拒人千里外的冰冷。

  宁瑜先是一惊,而后强行勾起一抹笑意,扬了扬手里的保温饭盒:“我来给你送早餐啊~”

  卢展嘴里的李总她见过,是一个五十几岁挺着啤酒肚的地中海老头子。他竟然要把自己送到一个老头子的床上,就为了自己的升职加薪?

  她蹲下身子,跟小小的宁修禹保持平视,语气温柔耐心,满是循循善诱:“宝贝修,妈妈不需要找什么第二春,妈妈只要跟你在一起就很幸福了。”

  “给我查一下那个小孩是谁家的。”扔下这么一句话,傅霆才步履沉稳地走进了机场。

  傅霆的目光只是微微在宁婉的脸上转了一圈,没有任何停留地转回到了宁瑜的身上,“不用,我已经吃过了。”

  此时她穿着一身白色家居服,打着哈欠从楼上下来,看到宁婉出现在客厅里,正在打哈欠的动作停下,一双眸子立即瞪大,双腿抖了抖,双脚没踩稳,险些从楼梯上摔下来。

  此时的宁婉浑身酸痛,又渴又累,根本没有精神跟他们争辩,“不管你们信不信,我都没有在外面鬼混,我现在很累,爸爸,等我休息好了再跟你解释好吗?”

  宁天昊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报纸。方云盘着头发,穿着藏蓝色底色,红色暗花灯芯绒旗袍,嘴角含着笑,正在给宁天昊倒茶。

  趁着服务员换东西的空隙,宁婉拼尽全力从餐车里爬了出来,并且迅速藏匿到了床底下。

  宁瑜强压着眼底的慌乱,抹了抹出汗的手心,挤出一丝笑意,“霆,如果你不喜欢吃的话,我们两个出去吃吧?”

  这变故让宁婉有些失神,但想到这是唯一能够逃生的机会,躲进别人的房间,总好过浑身无力被送到那个老男人的床上……

  她怎么都不愿意相信,明明前一刻还在牵着她的手和她一起展望未来,说好以后的恋爱纪恋日会一直陪伴对方的人,转脸却为了自己的事业和利益,下.药要把她送上别人的床!

  想到自己之前还那么紧张,生怕傅霆认出四年前的那个人其实是宁婉,而她现在已经能够完全确定了傅霆认不得宁婉,宁瑜的心中不由得大松了一口气。

  手里的手机响起了信息提示音,宁瑜低头一看,是傅霆问她有没有下飞机的短信,突然想到了什么,面色一变。

  宁婉全神贯注,原以为服务员会把餐车放在外面,却没想到餐车并没有停下来,而是被推进了房间里。

  宁婉迷迷糊糊的,觉得自己整个人有些酸软,眼皮犹如坠了千金重一般无法睁开。

  宁婉有些懵,她万万没想到,面前这个长得跟自家宝贝修一模一样,并且跟宁瑜关系不浅的人竟然是傅氏集团的总裁?

  “回家”两个字让宁婉心里一软,她顿了顿,才稳住自己的声音开口回道:“好,爸爸,我马上回去。”

  宁修禹看着仓皇离开的宁婉,白嫩的包子脸上眉头紧皱:“哎,这个不靠谱的妈咪,真是少操心一点儿都不行!”

  “李总说了,只要把宁婉送上他的床,这个单子就稳给我了,这关系到我的升职,绝对不能被搞砸。”

  她连孩子的父亲都不知道是谁,不是没有想过打掉,但医生却告知她子宫壁过薄,如果做了人流,可能再也怀不上孩子……

  宁婉难以置信,两人在一起两年了,感情一直都挺稳定的,卢展平时对她也还算不错,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宁婉也有些奇怪,宁瑜小她一岁,按道理现在也应该毕业了。她毕业了不在宁家的公司上班,怎么会出现在傅氏?

  “傅总应该不是这么小气的人啊……”李玉疑惑地嘀咕了两声,“这样吧,我这些天帮你跟学校联系一下。这段时间你要是闲着,就去我的工作室帮忙好了,没问题吧?”

  却没想到原本一脸憋屈的宁瑜脸色突然变了,她眼中闪过一丝精光,转头看向一直没有说话的傅霆:“傅霆,你看她这么嚣张,对你对我都一点礼貌都没有,招这样的员工进公司岂不是会败坏公司的风气?”

  一个头扎马尾,身穿纯白体恤配白色牛仔裤的女孩推着行李架从出机口走出,脸上大大的墨镜遮住了她大半张脸。

  如果宁瑜是害怕她回到宁家的话,应该不会像刚刚那么急躁,毕竟这几年自己不在,爸爸的心恐怕早就被方云和宁瑜两母女栓得紧紧的了。

  宁婉脸有些红,不好意思地把自己还没入职就得罪了傅氏集团总裁的事情说了一遍。

  宁婉有些失笑地捏了捏宁修禹的脸:“我看你真是跟你安青阿姨学坏了还差不多,整天脑子里只有帅哥哥小鲜肉什么的。”

  傅霆放下手里的筷子,冷眸瞥了宁婉一眼,“我白天的时候见过宁婉,不知道竟然是小瑜的姐姐。”

  “天昊你真是的,宁婉回来你怎么也不说一声,我好让人准备饭菜啊。”方云说着,视线总是有意无意的看向宁婉。

  和四年前的很多时候一样,宁婉觉得自己是个局外人,赶走心里的不适,她在方云身边落座,方云像是看到了可怕的人一般,拿着碗筷的手剧烈一抖。

  宁瑜原本是回来拿自己忘在洗手台上的手包,却没想到竟然见到了消失了四年的宁婉。

  进来的人刚在床边坐下,门外就传开了敲门声,紧接着,传来了一个声音:“您好,客房服务。

  ”卢展挂了电话,把沙发上的宁婉放进了早就准备好的餐车里,然后交给买通好的酒店服务员送上楼。

  “救我”两个字还没有说出口,宁婉整个人被傅霆环抱了起来,扔在柔软无比的大床上。

  第二天一早,宁婉带着资料到了学校找到自己原本的辅导员,咨询毕业考之类的事情,却没想到得到了要拿到学位证,必须得先完成学校安排的实习的回复,而且实习公司还是国内最大最顶尖的傅氏集团。

  宁修禹很是不满地把宁婉的手拍开,控诉道:“才不是呢!我是看那个帅哥哥长得好眼熟……”

  自从母亲去世,父亲几年前把方云娶进了门,她在这个家里就更像是一个外人一般,看着他们一家三口其乐融融,而自己则成为了无形中被排挤的对象。

  不过很快她又放松下来,就算被发现了又怎么样?一切已成定局,宁婉这样的蠢货注定只能成为她的手下败将,任她随意搓揉捏扁!

  如果不是她的学位必须要完成国内学校的毕业考才能拿到,可能她一辈子都不想再回到华国。

  宁天昊一双眼睛里装满了怒火:“你妹妹说你在外面跟乱七八糟的人鬼混我还不信,没想到你竟然真的这么不自爱!简直丢尽了我宁家的脸面!”

  宁婉带着疑惑出了机场,早就等的不耐烦的宁修禹从车上蹦了下来,很是嫌弃自家磨叽的妈咪:“宁小婉,你怎么去了这么久啊?”

  “你也不想以后变成一个讨人嫌的老太婆的,对吧?”宁修禹说完一大堆,最后一脸认真地来了个总结,“总而言之,给你找老公是我和青青宝贝一起商量好了的,宁小婉你就不要再挣扎了。”

  从宁瑜跟着方云进了宁家门以来,宁瑜就什么都要跟她争什么都要比过她,最后抢走了属于她的爸爸,把她赶出了宁家。

  自我介绍完,他眸子亮晶晶地盯着面前帅的惨绝人寰的男人:“你是来接我们的司机吗?”

  宁婉见宁修禹不说话了,捏了捏他的脸,笑道:“还说你不是小花痴,连长得眼熟这样老套的借口都说出来了,宁小修,你就承认了吧。”

  “宁婉,你是我们学校派去M国斯坦利大学做交换生时间最长的一个学生,虽然中间休学了一年,但是你在M国的学业成绩都完成得十分优异,我才特意帮你争取了去傅氏的机会。你要好好把握努力一点,争取半年后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到时候学校还能考虑给你直接保研送去国外继续进修。”

  一个是相爱了两年的男朋友,一个是一直以来都在她面前扮姐妹情深的继妹。宁婉甚至都不知道他们两是怎么勾.搭在一起的。

  傅霆眯起了眼睛,他虽然看不清地上女孩的脸,但却能清楚感觉到,地上女孩那如剥壳鸡蛋般的脸颊在自己手上蹭着,平白蹭得他小腹起了一阵邪火。

  平常就是年长于他许多的人在他面前都不敢造次,但面前这个小男孩却好像根本感受不到这一点,目光坦然无比,没有丝毫的害怕。

  今天是她和卢展的恋爱纪念日,两人一起吃了一顿浪漫的烛光晚餐,因为开心,一向不怎么喝酒的她还小酌了两杯,然后就意识渐渐涣散……

  宁婉将手中的保健品放在门口,移步过去,“爸,几年不见,您身体还不错吧?”

  只是还没等宁婉放松下来,房间门突然被再次打开,她被吓得屏住了呼吸,然后便听见一个步履沉稳的脚步快速朝这边走了过来。

  小小的身子蹬蹬地跑了两步之后,又转身回来对着傅霆微微鞠躬,“抱歉,耽误了你的时间。”

  可是有了宝贝修之后,她现在一心只想带着宝贝修一起好好生活,让他健康快乐地长大就是她唯一的心愿了。

  想到在傅氏的实习是关系到自己的毕业和保研的,宁婉想要像傅霆求情,可宁婉得意的脸却让她将求情的话生生咽了下去。

  宁婉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不好意思,我今天就是来办入职的。我刚刚已经说过了,除非你是傅氏的总裁,否则你没资格赶我出去。”

  “宁瑜,你好像很怕我出现在你面前?”此时的宁婉已经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对于宁瑜这样抵触排斥自己心中起了怀疑。

  宁瑜哪里愿意让宁婉上楼,赶紧上前拉住宁婉:“宁婉,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快给我滚出去!”

  一时间宁婉有种作呕的冲动,四年不见,宁瑜撒娇的功夫见长,哼,只是可惜了傅霆这张被上天眷顾的脸。

  “你怎么了?”宁天昊看向方云,拿走了她手中的茶壶,并命令佣人收拾这边的狼藉。

  宁婉却没有那么多心思去关注这个,她抬了抬头,发现黑暗中根本看不清男人的模样,只能断断续续地开口,“求求你,帮帮我,有人要害我……”

  看着宁婉明显有些变白的面色,宁瑜心中很是得意,果然,宁婉这个蠢货四年了还是没有丝毫的长进,注定了只能被她踩在脚下!

  刚好当时学校有去国外交换生的名额,她申请之后瞒着所有人出了国,而后休学一年生下了眼前这个宝贝。

  毕竟一个二十几岁的老阿姨,还好意思让自己的儿子叫她青青宝贝,这操作就已经够没节操了。

  宁修禹歪了歪头打量了一番傅霆,很是实诚地摇了摇头:“你长得这么好看又这么有气质,一点儿也不像司机……”

  那个什么傅霆也是,明明是宁瑜故意耍心机激自己说出那样的话,他竟然就真的不分青红皂白地开除自己。

  “宁婉你也是,跟卢展在一起好好的,非要去外面乱玩。你不顾及自己的名声,也想想家里啊。”一边的继母方云跟着火上浇油。

  “听小瑜说你回国了?怎么也不知道回家看看?还在生爸爸的气?”宁天昊的声音跟四年前比起来已经有些苍老沙哑,不再那么中气十足了。

  “天呐,姐姐你怎么这个时候才回来?还这么衣衫不整的,你知不知道昨天卢展找了你一晚上?”宁瑜表情夸张,调子喊的很高,很明显就是想要把事情闹大。

  就在宁修禹在暗自腹诽自家妈咪太不靠谱的时候,一辆黑色宾利缓缓停在了他面前。

  出了电梯的宁婉看着手机页面上,所有关于傅氏总裁的报道上,照片都是刚刚在电梯里看到的那张男人的脸。

  男人面容冷峻无比,一双眼睛深邃犹如大海一般,俊美无俦的五官犹如造物主最完美的杰作,完美得没有丝毫的瑕疵。

  那一双清亮澄澈的眸子里,装满了不愿意屈服的倔强,犹如夜空中最亮的那一颗星星一般,让人不由得生出了强烈的征服欲。

  傅霆身穿白色衬衣黑色西装,高大的身材出现在门口,挡住了外面的阳光。逆光而站的他像是骁勇善战的将军,逼得所有人将目光移过来。

  “怎么?你不相信吗?不如回去百度一下傅氏集团的总裁是不是我的男朋友——傅霆好了。”宁瑜见宁婉面色变了,不由得更加得意。

  宁婉嘴角微微抽了抽,也就只有安青那个不靠谱的能给一个三岁大的孩子灌输这种乱七八糟的思想了。

  “好了好了,傅霆不喜欢等人,我得赶紧出去了,先挂了。”宁瑜匆匆地说完,紧接着就是高跟鞋远走的声音。

  出了机场,宁修禹看着外面车来车往,歪头一脸疑惑,“青青宝贝不是说会有帅气的小哥哥来接机吗?怎么没看见人啊?”

  方云跑过去扶住了宁瑜,声音刻意压低,依然带着浓浓的紧张而颤抖,“她……她怎么会回来?”

  宁修禹没想太多,上前来到男人的面前,仰头问道:“小哥哥,你是来接我和宁小婉的吗?”

  “可是你都这么大年纪了,还不想着找个人嫁了怎么行?我以后可是要娶媳妇的,你要是把全部的心思全放在我身上,会让我和我以后的老婆压力很大的,而且我肯定要被别人说是妈宝男的。”

  “我凭什么要帮你?”男人弯下身,一只手钳住宁婉的下巴,出口的声音冰冷无比。

  方云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像是没了意识一般,手中保持着倒水的姿势,茶壶里的水早已流出了一大半。

  这张脸这样出色,这样好看,和她的宝贝修这样的相似,却偏偏要是宁瑜的男人。

  宁婉真是觉得自己倒霉透了,明明自己已经放下了以前的过往,一心只想着完成学业之后找个好工作养大宝贝修,为什么连实习的公司总裁又刚好跟宁瑜有关系呢?

  宁婉看着眼前这一幕,哪里还有不明白的,这明显就是宁瑜和卢展一起设计好的!

  “实习公司的名额都是定好了的,临时帮你找其他公司可能性不大。”李玉有些为难,“是入职出了什么问题吗?为什么要突然换公司实习?”

  宁婉从来没有和他提过他的爸爸,虽然宁修禹不知道为什么,但他却知道妈咪是不想说这个的。

  宁婉自以为卢展是她的真命天子,结果还不是被她随便勾.引诱惑一下就背叛了对方?

  四年前她被卢展和宁瑜合伙陷害,还不得已失身于一个根本不认识的男人,说不恨是不可能的。

  宁修禹想了想,决定先不和妈咪说这件事。等他自己查清楚了那个男人到底是不是他的爸爸,他再告诉妈咪好了。

  宁婉甩开宁瑜:“宁瑜,你到底是有什么毛病?这里好像是傅氏集团,不是你宁婉的地方,你凭什么赶我出去?你是傅氏的总裁吗?”

  看着宁婉跟了进来,宁瑜气得脸都要歪了,但顾忌身边站着的傅霆,只能压低了声音说道:“你跟进来干什么?你又不是傅氏的员工!”

  宁修禹白白嫩嫩的包子脸上很是严肃,斩钉截铁地摇头拒绝:“青青宝贝说,回了国就不能再叫你妈妈了,这样会影响你寻找第二春的。”

  更主要的是,这个小孩还长得有九分跟他相似,傅霆可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说好了第二天去李玉的工作室报道,宁婉刚准备回家陪宝贝修,就接到了宁天昊打来的电话。

  抱着这样的想法,宁瑜语气软了许多:“宁婉,我也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绝。只要你回到国外,永远不要再出现在华国,我……”

  “宁小婉,我跟你说哦,我刚刚看到一个好帅的小哥哥,原本还以为他是来接我们的呢……”软软糯糯的童声里满是失落。

  她一直全神贯注地听着外面的声音,很快便听到叮的一声,是电梯门到了,顶楼被打开的声音。

  “抱歉啊宝贝修,妈妈毕竟是特殊情况,你理解一下呗?”宁婉一把抱起宝贝儿子,在他白白嫩嫩的包子脸上亲了一口。

  她不愿意去争什么,只想完成学业过好自己的日子,却没想到,自己的男朋友竟然和宁瑜勾搭在一起要毁了她一生!

  宁婉将脸上的眼镜拿下,一张清丽绝美的脸上满是无奈,“还有,宁小修,你再直呼妈妈的名字,妈妈真的会生气的。”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百家乐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