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澳门百家乐玩法 > 篮球大赛闭幕式 >

张翎:战争怎么可能让女人走开

时间:2019-05-21

  

张翎:战争怎么可能让女人走开

  女主人公阿燕因为战争失去父母和贞操,从而任人欺侮,她的经历成为有名无实的未婚夫“刘兆虎”一生的心结,也成为牧师比利施予爱意的支点,更成为美国军官偶然动情而最终错失她的终生愧憾。但在一场烽火弥漫的战争中,留给爱情的时空太过狭小,而命运又似乎故意捉弄着这三个人,加深他们彼此的遗憾。

  张翎近年的创作非常勤奋,之前冯小刚导演的电影《唐山大地震》就改编于她的作品《余震》。近几年来,她以均衡并保持着水准的创作,越来越受到评论界和读者的关注。张翎在分享会上自述,《劳燕》的创作是源自她曾经长达17年的听力康复师的职业生涯,那是在她成为职业作家之前,这份职业给她展示了以前人生中不曾见过的窗口,在她的病人中,除了正常的老年性听力退化的病人外,还有一群特殊的人,他们是从战场上下来的退役老兵。此外还有一些是从世界上战乱的地方投身北美的战争难民。“这群人给我的经历是我们这些没有亲历过战争的人永远无法理解的,是他们给我开了如此大的一扇窗,让我对疼痛、创伤、救赎、治愈这些话题有了全新的思考。”

  张翎在这三个人感情关系处理上,起笔是男女之间的爱情,但很快她就把这种情感提升到了一个更为宽阔恒久的层次,那就是来自生命的更为深厚的爱与陪伴。阿燕面对苦难面对背叛,最后的还击是“以德报怨”,以“爱”的力量让所有的苦难都长出新生的花瓣。谈到这个角色的创作缘起,张翎说,“我记得好多年前有一部电影叫《战争让女人走开》,我当年就在那里想,战争怎么可能让女人走开?我觉得什么事情也不能让女人走开,灾难不能、疼痛不能、战争也不能,女人是活在男人心里的,只要男人还活着,女人是无论如何不能走开的。所以我心里在一群男人的战争故事里面就生出了这片绿叶,就是关于阿燕最初的设想。”张翎以三个男性不同的视角对阿燕这个角色进行还原,借由阿燕这样一个角色,展现了在苦难的蹂躏下,我们民族的女性所展现出来的强韧生命毅力和令人动容的情感。

  《劳燕》带领读者直接亲临了战争的残酷性。在小说的开首,春和景明里,一颗炸弹呼啸而至,美丽的茶园留下一个巨大的弹坑。战争不仅吞噬了人们的日常生活,还将所有人的命运吸附到一个骇人的黑洞中去,曾经拥有的貌似恒久的东西,一瞬间全都化为乌有。小说中,三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战争的腹脏里,就此开始了世事的艰辛。活着或者死去,成了每天要面对的现实。

  张翎说,关于抗战,其实我们已经有了很多的虚构和非虚构的优秀作品,但是她觉得还是远远不够的,“我自己想关注的是史书上和纪念碑上出现过和记载过的这些名字,还想探讨和深究纪念碑上和史书上没有记载过的名字。我更关心的不是我们已经知道了的史实,而是我们还不知道的那些史实。在《劳燕》这本书里面,与其说我想探讨战争本身,其实我更想探讨的是灾难带给人性的那些裂变,灾难带给人的那些创伤。这场惨烈的战争,从宏观上来说它是世界的战争,它应该是超越党派、宗教、地域,甚至超越国界的世界性的战争;从微观上来说,它应该是每一个个人的战争。每一个经历过这场战争的人,肯定带给他的记忆和创伤是一辈子的。《劳燕》想探讨的更多的是这些。”

  常年旅居国外的华文世界重要作家张翎的最新力作《劳燕》,日前由人民文学出版社隆重推出,新书分享会近日在北京举行,张翎与作家王树增,评论家陈晓明、朱寿桐对谈,讲述创作《劳燕》的心路历程,张翎表示,从创作《余震》开始,到《金山》、《阵痛》直到今天的《劳燕》,与其说她想探讨战争、灾难本身,其实更想探讨的是灾难带给人性的那些裂变,灾难带给人的那些创伤。

  1938年,20岁的黄抗日躲过了抓壮丁,却没躲过父亲的命令,顶替哥哥上了战场。他害怕和逃避打仗,却从三次长沙会战,到安乡战役、常德会战、衡阳保卫战、槐树店攻坚战,一直打到解放战争结束……他打了11年仗,前后四次被三种不同性质的部队俘获。这个奇葩的小人物,在人人都希望当英雄的年代,练就了独特的生存智慧:不充英雄,不要引人注目。他躲过了一百多场战役和战斗中死神对他的抓捕,一直顽强地活着……

  张翎在为写作做阅读调研的时候,意外发现她老家温州一个叫玉壶的小村落,曾经是抗战期间是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第八训练营地的所在地,而她从来没听说过,这让她很吃惊。为了写作《劳燕》,她先是在美国查阅大量的历史资料,然后又实地走访了当时中美特种技术训练营存下来的中美老兵,并亲自去当年的训练营做实地采访,这样才有了小说中确实的时代背景以及凿实的细节呈现。

  张翎向来以细腻的情感书写而著称,据出版方人文社介绍,在这本新书《劳燕》中,她依然没有让大家失望。

  为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长篇革命历史纪实小说《掩不住的阳光》将于8月10日上午南国书香节开幕当日举行新书发行会。书稿创作于1959年,作者为开国将军乔信明和夫人、新四军老战士于玲。乔信明曾任方志敏领导的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红十军团)第20师参谋长,是书中主人公赵天明的原型。小说以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红军将士浴血奋战和狱中斗争为主线,讲述了一段鲜为人知的史实。作为方志敏生命最后岁月的见证人,作者以纪实小说的形式再现了当年的历史画卷。

  以创作长篇纪实文学为主的作家王树增也认为,在当代中国文学中,战争文学实际上还是非常欠缺的,战争当中最惨烈的不是战壕中的拼刺刀,而是平民的生活完全被破坏掉了,这些苦难是最深重的,真正有良心的战争题材的作家,最关键是呼唤人性的回归,呼吁世界永葆和平。王树增评论到,《劳燕》把笔触直接深入到战争造成的人性创伤中,重建人性的光辉,这是让他最感动的。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百家乐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