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叁实在想不到什么好说的蹲在牢中万念俱灰

时间:2019-09-23

  

郑叁实在想不到什么好说的蹲在牢中万念俱灰

  郑叁也想到这点,楚家除了楚卿父母还有好几个仆人关在里边,这一放,人就少太多了,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何况蔡老大离开他家的时间也不长,当上小军官的时间肯定尚短,这样徇私,被人捉了把柄可就完蛋了。“这个……蔡大哥,方才是我太失礼了,我不该提这么……这么过分的要求。不然……我还是不走了吧,免得让你为难……”两人沉默了一阵,牢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巨响,惹得正在熟睡中的官兵纷纷亮出兵器。“狗官速死!”随着又一声巨响,土坯的牢房墙面上多了个大洞,这个洞正好开在楚卿爹娘住的那间牢房墙上。熟睡的两夫妇终于醒来,还没等明白发生了什么,便被一个黑衣蒙面人给抓了出去。“有人劫狱!有人劫狱!”蔡老大这时也不忧郁了,连忙将楚卿和郑叁的牢门开了,又将对间的牢房门打开,说:“郑老弟,你跟楚兄弟先走吧,这时候趁乱走再合适不过。”楚卿终于醒了,睁着一双迷茫的大眼,看着黑漆漆的墙壁。在看到牢外的蔡老大时,脸上顿时多了几丝警觉。郑叁扯扯楚卿的衣裳,道:“楚卿啊,咱们赶紧趁乱出去得了,有人劫狱!”楚小哥连忙反应过来,站起身。郑叁向蔡老大作了个揖,道:“多谢蔡大哥。”蔡老大忧郁地看向墙壁,道:“你们二人赶紧离去吧,时间不多了,待会儿会有不少官兵过来。”郑叁激动地拉扯着楚小哥的衣裳,丢下一句“后会有期”,连忙进了对间牢房,从洞里钻了出去。

  郑叁连忙道:“没事没事……今年初我心情不大好,也没怎么干活,这不能怨楚卿……”楚爹豪爽笑道:“哈哈哈。没想到郑先生的理由比我更加直爽,心情不好便不干活,听起来很有道理啊。”郑叁实在想不到什么好说的,蹲在牢中万念俱灰。现在没人能救他们了,也不知要在这牢中蹲多久。“老爷,夫人,小的肚子好饿。”对边牢中凭空出现一排白牙,着实把郑叁吓了一跳。楚夫人道:“黑炭,你不要突然说话吓人好么?你瞧瞧,郑先生被你吓得。”黑炭连连道歉,郑叁摆摆手,道:“没事儿没事儿,我还以为看见了不干净的东西……”楚卿沉默了一阵,说:“郑大哥,小黄还在家呢,咱们都出来两天了。”郑叁想起留在家中的小黄,突然一阵心痛。事发突然,他还没来得及将小黄托付给谁便被抓走了。他安慰楚卿道:“应该没事,后院有狗洞,它饿了会出去找吃的。”楚小哥低下头去,黯然道:“外边没什么吃的,它会吃*屎吗?”郑叁拍拍楚卿的肩膀:“没事儿别说这么煞风景的话,饿了就先睡会儿,派饭了我叫你起来。”又过了一个时辰,终于有人来给一群懒汉送吃食。牢里的东西自然不会有多好,稀粥青菜和混了玉米的杂粮面饼,味道不咋地,郑叁只吃了几口便没了胃口,剩的都给楚卿吃了。懒汉们比一般囚犯容易管理,他们只有在饿的时候会提出抗议,别的时候基本上没有什么怨言。比如跟郑叁和楚卿关在一起的那几位,从进来之后便没起来过,在稻草上躺了个大字,舒舒服服地打呼噜。郑叁觉着这几位兄台恐怕让他们出去,他们还不一定乐意呢。地牢里阴冷潮湿,还好铺了稻草。渐渐地光线暗了下来,夜幕降临。郑叁拢了拢身上的衣裳,楚卿靠在他身上睡着了。郑叁睡不着,还在想没播种的土地。远远地传来木门开启的吱呀声,一个男子问道:“今日抓了多少人?”狱卒回道:“回大人的话,今日又抓了一百一十,现在牢里差不多已经满了。大人……这些懒汉在牢中白吃白睡,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爹、娘,你们怎么进来了?”楚卿将手伸出牢房的栅栏,使劲挥了挥。对间牢房的楚卿爹娘见了楚卿,一时间又惊又喜,双手搭在栏杆上看儿子。不过只一会儿楚爹便冷下脸来,质问道:“卿儿,你是家中老大,怎的如此懒惰?你可是咱们家的希望啊!”楚卿连忙道:“爹,我没偷懒,我只是病了才没干活儿。你跟娘呢?怎么进来了……”楚爹咳了两声,道:“咳咳,今年初不是太冷就是下雨,家里又不缺钱,所以就不想干活了。也就是三个月没开工嘛,至于么……”“你还说你还说!”楚夫人一听楚爹说话便怒了,“不干活也就罢了,要不是你成天在街边闲逛,没事儿就去酒馆茶楼找乐子被人撞见,我们全家能陪你一起进来么?”“小瑜跟阿兰呢?”楚卿看了一阵,对边牢中还关了几个家仆,却没见自己弟妹。楚夫人道:“阿兰上回走了便没回来过。不过瑜儿上次是跟你和郑先生走的,那之后也没了消息,我还正想问你他去哪儿了呢。”楚卿道:“不会啊?小瑜的马很快的,他说送完一个燕国的男孩便会回家了,我以为他在家呢。”楚夫人连忙摇了摇楚老爷,道:“老爷,你说这该如何是好,小瑜他究竟去哪儿了?”楚老爷叹了一声:“我现在倒希望他在别的国家,省得被抓起来。郑先生,你是被小儿连累的么?真是对不住郑先生了……”

  “上面命令如此,不过王也只是想对游手好闲之人略施惩戒,你不用担心。过段日子,王可能会让这些人去修建或是集体耕种。”郑叁听了浑身一颤,这男人的意思是他们会被派去做苦力咯?不要啊,他自己的田地都还没种,白白给国家干活,他自己的地怎么办啊?郑叁正想着,脚步声渐渐近了。白惨惨的月光透过窄小的窗子洒落在稻草上,郑叁回头去看,那人侧着脸走在牢房外的小道上,下巴微微上扬,忧郁地看向牢狱中窄小的窗户,颇有几分悲天悯人的味道。郑叁有种人生何处不相逢的感觉,坐个牢也能遇上这么多熟人,人生简直太精彩了。此时蔡老大感到郑叁的目光,回过头来与之对视,眼神中掠过一丝诧异。“郑老弟,你怎的在此处?”蔡老大见楚卿靠在郑叁肩头,眼中忧郁的味道更浓了几分。“你们……你们怎么都进来了……”郑叁突然觉得蔡老大脱了粗布麻衣穿着军服还挺不错,看上去人模人样,精神了不少。郑叁不好意思道:“咳,还不是……还不是今年初我身体不大舒服,楚卿也不大舒服……所以……农活没干完呗……”郑叁说完,抬起头来又问了一句:“蔡大哥,你现在是发达了么?”蔡老大有些害羞,微微低下头去:“算不上发达,王奖励耕战,我立了点小功,得了个小军衔,如此而已。郑老弟,你们这样关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再过几日王恐怕要下诏,令你们去做苦力。不如我连夜将你们放走?”郑叁听了眼睛一亮,然而他看了一眼对间牢房,心下却有几分犹豫。“蔡大哥……能不能……将楚卿的爹娘也放走?他们正好在对间。”蔡老大犹豫一番,道:“放出的人太多,容易引人疑窦,恐怕……不大方便……”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百家乐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