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襄汾姑娘曹锦:自编自唱走上星光大道

时间:2019-06-13

  

山西襄汾姑娘曹锦:自编自唱走上星光大道

  个性化的服饰,不对称的发型,可爱清新的笑脸,尤其是一开口那动听的歌声……活泼洒脱的本土原创歌手曹锦近来活跃在各种场合,很多人对这个实力派歌手及她的歌声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安全监督网:致力于创建中国最领先的新媒体、网络应用、通讯及移动增值服务平台,关注用户的感受, 把技术上的创新展现成对用户产品上的贴心,为用户带来极致体验。无论是品牌、创意、客户满意度、经营业绩以及给予投资者的回报,安全监督网都将在中国乃至世界具领先地位。

  2016年7月,曹锦被央视《星光大道》栏目组的星探发现,她被邀请到央视录制节目,9月17日播出。由于有多年的舞台主持及演艺经验,在万众瞩目的舞台上,她根本不怯场,获得了最佳人气歌手奖。“唯一遗憾的是,当时导演让我唱《橄榄树》,如果唱我自己的歌就更好了。”回来后,曹锦在襄汾县城创办了传媒公司,这个来自于乡野的姑娘,带着泥土的芬芳,散发着时尚的气息,用心感悟生活,用心抒发情感,让我们期待她的新作不断面世。

  再次回到母亲的演艺团队,曹锦的心沉了下来,当演员、做主持、学跳舞、钻研葫芦丝、研习萨克斯……很多曲子在家练习一番,第二天就可以上场演出了。好在醇厚的农村没有太多的挑剔,这给了曹锦很大的自信与表演的机会,使她的技艺越来越醇熟。在一片叫好声中,曹锦没有迷失方向,没有忘记自己最初的梦想,她是个爱琢磨的姑娘,没有固步自封,没有留恋于那些鼓励的喝彩,她试着用鼻子吹葫芦丝,并加了20多米长的软管,飘出的旋律依然优美动人,这样的改变让更多的观众为她竖起了大拇指。

  之后,她还利用网络及微信群获取信息,到河北、陕西、山东等地的多处酒吧当驻唱歌手,跑了一年酒吧,用坏了十个行李箱,可是没有挣下钱,很多酒吧因为各种原因结不了账。”虽然口袋里没有进账,但是,曹锦积累了很多的演艺及社会经验。2014年,她将自己的演艺部落改名为曹锦艺术团,并在镇上租了房子,开始了公司化运营,那时,我可以一晚上不睡,边弹边唱创作歌曲,有时甚至三天三夜不吃不睡,创作了《爱情毒药》《爱你什么》《你养我长大我陪你变老》等歌曲,并申请了中国原创音乐著作权。”曹锦的歌曲,都来源于生活,很接地气,有着浓郁的生活气息及亲情细节,她写得走心,别人听得入心,这些歌得到了很多人的喜欢,其中《爱你什么》曾经排在各大音乐排行榜的第一名。多年来,她创作了近百首歌曲,但大多数都让她自己PK掉了,现在留下的有二十余首。

  这个1993年出生于襄汾县汾城镇膏腴(高一)村的姑娘创作歌曲,始于上初一时。

  曹锦自小就有音乐天赋。“小学一年级的音乐书上有一首歌是《小雨小雨滴滴嗒》,老师教歌时,别人唱词,我就直接唱谱了。”或许,曹锦的这份天赋来源于她的母亲,她妈妈是一位农村艺人,多年来一直活跃于农村的红白喜事,“从小吹拉弹唱我都能拿起来,对于音乐,我一听就能听出音律节奏,唢呐、电子琴、杨琴、手风琴、小号、笛子等乐器,我几乎上手就会。”曹锦记得,她小时候唱得最火的一首歌是《中国志气》。那时,她天天唱这首歌,以至于那个不大的农村小学的全体师生都跟她学会了这首歌,激昂的旋律响彻校园。

  那时,曹锦听的大多是些伤感温婉的情歌,那些忧伤低沉的旋律经常打动她的心,于是,她又开始了自己的“创作”,那时我写了《难道你真的……》《悲伤的情缘》《最亮的星》等几首歌,在家里用电子琴自弹自唱。”由于没有丝毫的感情经历,她只是把歌曲的主人公设想成某个故事场景中的人物,赋予她所想象的感情,那些歌大多不完整,没有保留下来。其实,在曹锦的成长历程中,这样随兴所起、无疾而终的歌曲多达几十首,这些不成形的“作品”,其实都是她进步的阶梯。

  有了名气,就了有市场。而曹锦也看中了当地农村有全村人统一过36岁生日的商机。2012年及2013年两个春节,从初二到十五跑生日聚会,仅仅两个春节就挣够了买车的钱。同时,两年间她也发展了自己的团队“嗨部落动感演艺公司”。

  没有人要求她,完全是发自本心,12岁上初一时,曹锦就开始写歌词,我写的第一首歌是《天下我最帅》,用电子琴边弹边唱。其中有句歌词是‘刀枪棍棒,无所不能;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当时脑子里词少,后来写不下去了,这不能算一首歌。”想起当年的懵懂,曹锦有些不好意思。

  一个农村姑娘,一路跌跌撞撞地在艺术的道路上奋力前行。唱歌,上了央视《星光大道》舞台;写歌,排在各大音乐排行榜第一名。7月4日,记者见到了这个洋溢着青春活力的襄汾姑娘曹锦。

  会唱歌的年轻人很多,可是能唱上央视的很少。曹锦出名是因为她走上了《星光大道》的舞台,同时,她唱的歌大多为自己创作。

  时隔不久,央视《梦想中国》栏目走进临汾,比赛的优胜者可以到北京参加决赛,曹锦拿了全国二等奖。虽然无缘到北京参加决赛,然而,这次比赛却点燃了她的一个梦想――去北京。

  16岁时,一个邻居小伙在外地打工时,掉到下水道不幸去世,得知消息的那一瞬间,曹锦第一次感觉到了死亡的恐怖。她站在他家人的角度,弹着吉他,唱出了自己心中那种难言的伤痛与感悟:人生就像是故事上演,有了开始就会有终场,还没有看够你的样子,就要放开手任你飘远,心在隐隐作痛,谁能看见,内心不停地嘶吼呐喊,你对我早已视而不见,丢下我无情地走远,就在这一瞬之间,你渐渐走远,看不到明天,泪水已模糊了视线,看不到你的的容颜,你可知我有多辛酸……

  曹锦上初中时,MP3逐渐成了很多人爱不释手的“宠物”,更是曹锦的音乐“启蒙老师”,当时我经常听新歌,旋律听两遍就会,歌词记到作业本上,一个小时就能学会一首歌。当时我不懂得节拍乐理,只是用耳朵听,仔细分辨每个音细微的不同,然后写出乐谱。那时,由于曲风与刀郎相近,大家给我起外号叫‘二刀’。”

  曹锦认为,当时的生活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农村简陋的场地不是自己梦想的舞台,农村过事时激扬劲爆的摇滚歌曲也不是自己喜欢的曲风。“北京唱片公司多,我想出专辑、开演唱会,我做音乐不是为了婚庆。”虽然年少,但曹锦很清晰自己的向往与目标,她想有自己喜欢的舞台。

  18岁那年,这个土生土长的农村姑娘想方设法地说服父母,到北京追寻自己的理想。当时,曹锦穿着背心、短裤、拖鞋,戴着墨镜,买了一张车票就北上了,我妈并不希望我去北京,只给我一点钱。在买了车票后我就只剩下100多元,她希望我知难而退早点回家。”面对偌大的北京城,曹锦没有根基、没有方向,她在网上发简历,每天忙着应聘、面试,然而,多家唱片公司对她的答复几乎都是“包装需要费用,先交3万元,或者包装不用交钱,但是出唱片要先交5万元”。这样,她签约公司出唱片的梦想因为钱而搁浅了。那段时间,她与朋友挤在一间地下室里,两人吃一碗面,倔强的曹锦不愿意伸手向家里要钱,她选择先找别的工作谋生。然而,生活是严酷的,到金融公司做电话销售、到台球厅摆球……她都没有全额拿到应得的工资。没多久,因为姥姥去世,曹锦回家了。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百家乐玩法